人人都是摄影师 (4)

 

无线微数码时代,人人都是摄影师。


但不是每个人持有这样的观点。

观看的人与你素昧平生,只能从这些图片中自我定夺其表达的不同含义。一幅作品的涵义无情的交给每一位“公共”的观看者。被数码科技包围的时代,大片摄影师依托团队修图师将模特修饰得完美无缺;电影里的特技效果天花乱坠;每个人都这样习惯用Apps把自己的容貌修饰一轮,自认完美无瑕才post,这样艺术已经不是,或只是专属于某几个阶层本身,而是一种来自不同背景、不同阶级、不同生活来源的个体表达方式。

面对来自不同背景、不同阶级、不同生活背景的网络群体,我们开始粉饰自我。我们的身份和账号也因为应用的区分而不止一个,“摄影师”的标签可以24小时随时“贴”。

有人开始自我商品化(self-commoditization)。记得几年前读过任悦①在1416教室里的翻译文献,我做了笔记。一位比利时摄影师Mr.Thomas Vanden Driessche,新闻出身,做报道摄影,给媒体供稿。他鼓捣了一个卡通连环漫画,主角是一位摄影师——这部漫画的题目叫:《四步成为一个摄影师》。

这书会告诉你“如何四步成为一个当代摄影师”,“如何四步成为一个战地摄影师”,“成为一个观念摄影师”,“成为一个杜塞多夫流派摄影师”......有兴趣可以看看。这本小书其实是在讽刺那些以成功学为指引的功利主义摄影师。而事实是,很多人还真的就是这么四步走,而且都成功了——如他们所愿!自我商品化(self-commoditization),网络时代的伴随和隐藏“标签”。

任悦:2001至今任职于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,教授新闻摄影相关课程。 曾任《China International Business》、《环球企业家》图片编辑。通过新华社特稿社为世界著名新闻图片社Corbis/Sygma供稿,作品成为Sygma图片社以及Sipa图片社网站的首页。作品还发表于香港《南华早报》(South China Morning Post)、美国《科学》(Science)杂志等媒体。参与创建并主持中国第一个互联网报道摄影杂志《Voice of Images》。

 

 附:Thomas Vanden Driessche的其中两个四步法则,只是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,不必对号入座,引起相关沮丧情绪!不要当真哦!

1. 如何成为一个“当代摄影师”:

第一步:用你能找得到的最烂的相机拍摄,如果手头有前苏联那种老式俄罗斯相机,这是你的财富。

第二步:使用过期胶片,拍摄你周围最无聊的景观和无聊的时刻。假如你还有幸和学生一样可以夜夜笙歌,那就白天睡觉晚上出没,喝点儿小酒,嗑点儿药,这也就成了。别忘记每组照片中都要至少有一张裸照。

第三步:蓄胡子,戴大眼镜,这跟是否近视没关系。衬衣扣子总要往下解开一粒。

第四步:一定要信心满满,照片里别有丝毫幽默(除非你的名字叫帕尔,Parr),记住要非常非常之严肃,保持自己下一系列作品的神秘。


 

2. 如何成为一个“战地摄影师”:

第一步:要穿老式皮夹克,戴一条购自阿富汗喀布尔的围巾。你在前线的亲密战友一定是徕卡M系列,数码相机会夺去你的一条胳膊或者腿。你同时要了解,此刻你已经加入了一个非常私密的俱乐部。

第二步:还是要蓄胡子,大胡子,尤其是你从阿拉伯之春的战地报道刚刚回来的时候,即使不能这样,胡子也不要刮太干净(除非你的名字叫纳切威,Nachtwey),和学摄影的女学生来些缠绵,你还不是马格南的成员,姑且将你的痛苦溺死在香槟里。

第三步:回来以后就千万别拍照。如果你的家人非要因为你是摄影师而请你拍照,就用手机给他们来两张快照。记住,摄影是一项非常严肃的工作。要是有个姑娘和你来真的,那赶快寻找下一场冲突,立即动身出发消失在战场里。

第四步:尊重两种人:获得荷赛的,和没有得的。他们有的是大嘴巴,有的很奇怪,但是,真正的战地记者是以命来换取证言。

( 图片取自网络,无版权权利表明)


 

评论

热度(19)

  1. 简出放映员 转载了此文字

代号:
放映员

属性:
一个差不多可依摄影幸福的人,可能是模型制作和古典音乐爱好者。

是个有责任心的人。

可以确定是个原则上用标准镜头拍摄胶片影像的、具有革命浪漫主义情节的家伙。

关键词:
生活,接纳,包容,摄影,胶片,拷贝,声音,上海。

工作室生活展示:http://standard-pictures.lofter.com/